顾晚清

和床有着莫名奇妙的情愫
冷cp爱好者
cp洁癖绝缘体,什么都吃系列


恭喜你发现了一个不定期丧系患者

【强偏】 OH

#写不出这两人的感情基调

#意识流瞎写八写

#之所以叫意识流那必然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玩意儿


       办公室又传来争吵声,旁边比我早来公司一年的前辈从茶水间回来端着速溶咖啡叹了口气说道,“还是老样子啊,也不知道Percy是怎么忍到现在还不辞职的。”


       误闯了别人私密空间,还一路盯着别人床间秘事一直盯到Boss在邻近顶峰时不得已地昂起了头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的事根本就和偷窥没啥两样的人。好吧,如果一定要说区别,那便只在于偷窥者是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窥视,而自己是在当事人另一方知情的情况下看到的,但重点是同样可耻。


        不可耻吧。。。只是没反应过来而已。。。关键是谁知道Percy会在那种情况下一点反应也没有地与我对视上了。期间居然还能该做什么做什么地当着我的面吻住Boss,搂住他的的肩。明目张胆地把自己这个存在感强烈的大活人视物无物熟视无睹地看成空气。这几天搅得我愈是心绪不宁精神恍惚,在公司每每见到这两人总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入职半年的小职员在回忆起当年入职面试在楼下被举“Run”的牌子后,不禁内心有些五感交杂。


         Paron在工作时只会开一盏台灯,其余灯光一律全灭,连被洗手间的夜灯也不例外。Percy将手放到门把上,往下按动,门没开,于是他掏出钥匙,捅进锁眼。

      

         Percy关上门,走到桌前,看他略显烦躁地敲着键盘,“你怎么还不睡?”他的视线没有一点因为熬夜而涣散,一双海蓝迷深的眸子却还盯在屏幕上。他好像听不见Percy的话,只是盯着屏幕看到。

     

       “为什么文件再看一遍?信不过我?”Paron还是自顾敲着键盘,似是透明的脸上除了皱眉,再没有其他表情,“打印后手批,别机上改了,不知道对面到底什么心思。”


        其实只是一份关于下半年规划的文件而已,评估意见出来后,甲方原意便是让他们补充完善,对那些不合理不合体无法切实执行的部分进行修改,刻意封闭修改权限几乎不可能。但Paron对此偏偏忌惮良多,不过对整个公司来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我不是来找你说这事儿的,我是来催你睡觉的,”Percy绕到他身旁,拽着他在森森冷气中汗湿的衬衣领口,“你想撑到晕过去吗?”


        Paron没理他,尝试去挥开了他的手并将大班椅朝相反Percy所在的方向上移开一些,冷淡道:“你管的太多了,用不着你多嘴。我有自知之明。”


        萍水相逢与志同道合这种事已经不复存在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磨了耐心。我犯贱吗?Percy那么想着松开了手,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套,一时若有所思。


       之后的好几天,Paron都没有再看到他。再后来,他再次入院两人也没有再见过面。


        Paron习惯成自然地又拧开保温杯的盖子,低头才发现今日份的药已经服完了。保温杯里除了水,什么也没有。即使是这么不值得享受的东西也有消耗殆尽的时候,就更别提那些值得享受的东西了。


       “Boss,早。” 又是那声熟悉的不怎么令人愉悦的声音,Paron循着声音抬头。


     “你。。。”又是来看我笑话的吗,这句话尚未出口,却发现对方并没有穿着往日的那身职业装。Percy站在那儿,蓝白色的条纹病服一如自己身上这件。


      “同病相怜。”Percy向Paron伸手道。


       Paron虚握了下对方的手低声说道,“是啊,同病相怜。”


       


      

     

      


【王喻】TIME TO GO HOME

#瞎写八写

#随意看看

#希望有一天他们都能站在阳光下,光明正大


     喻文州病了,眼看就要撑到公休假期,他偏在前一天病了。夜里发起高烧,头疼,呕吐,凌晨一点的时候,喻文州趴在水池边上,力图通过呕吐来缓解胃部的胀痛感。他洗了把脸,习惯性拿起手机发了条消息放在一边,连忙着手去找面巾。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了?"王杰希踩着拖鞋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我带你去医院挂个急诊?"


       "胃疼。"喻文州气虚地点了点头道。


      

        王杰希从衣柜里抽了件大号外套出来,九月末的天气已算不得暖和,更何况此时还是夜里。他把喻文州往大衣里,便带着人出了门。


       深夜时分的道路一改往日的热闹喧嚣,只有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那足以照亮方圆几十米的灯光还在提供给人一丝心理上的安慰。王杰希赶时间,急急忙忙拦了辆出租。这个点公交车早已过了运营时间,路上仅有区区几辆私家车驶过。车开的很快,也很稳,没几分钟便到了医院。


       医院的急诊此时也并没有什么患者,除了抢救诊室依旧满满当当。挂号,检查,付费等王杰希一手包办。喻文州坐在就诊室门口披着衣服数瓷砖缝,空气中弥漫的气味让他不是很好受。


       "二楼检验科验血。"王杰希把单子往病例卡里一塞接着伸手去搀喻文州起来,"现在还疼不疼感觉怎么样?"


       喻文州伸着胳膊坐在检验台前发呆,头还是疼,呕吐感暂时没有,困意倒是不少。王杰希扫过室内的一排排仪器,屈指敲了敲隔离玻璃说道,"早知道就带你去隔壁三级医院了,虽然路上时间长点但至少他们晚上人多效率可能也高些。"


        过了约摸五分钟,这才有个女医生出现。她核对了下单子后套上手套对坐在台前的喻文州命令道,"喻文州是吧?把袖子卷起来。"


        喻文州嘴角一抽,本以为只是抽指头上的血现在看来是取的静脉血。衣服宽大,他随手把袖子往上撸了一下,露出手臂内侧。喻文州很白白,因此血管即便是不扎橡皮管也是青色分布得很显眼。

      

       针头没入皮肤的那刻还是有些疼的,喻文州嘶了一口气。几管血抽起来需要些时间,王杰希便伸手将喻文州揽过来抵在自己身上。


       喻文州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有些莫名奇妙,但无奈实在没什么多余的力气也就顺着对方的动作靠着。

 

         王杰希今天晚上出去办事,身上的衣服还没换下来,带着点淡淡的檀香味。那是王杰希平时偶尔用的香水后调,喻文州在两人的纪念日时送的。


        报告没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医生给喻文州开了一剂输液,让他挂完盐水就可以回去了。喻文州待在一旁浑浑噩噩什么也听进去,只觉得脑子有点沉,又好像一团棉花塞在了里面堵得慌。


        喻文州边喃喃说着,“原来肠胃感冒也是一种感冒发烧。”边在体温由节节攀升的过程中跪倒在周公翠绿翠绿的战袍下,头一歪靠在了王杰希肩膀上。


          王杰希把人拨摆到一边,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喻文州前面,再小心翼翼地托着他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随即摁亮了手机开始回工作消息。王杰希把手机反扣在自己的衣服下摆上,随即仰着头开始一滴滴数起了液滴。


         等拔了针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急诊的灯光依然亮着,急救室依然有人未眠。王杰希一手拎着药和病历卡,另一只手探去牵喻文州却反而被对方挣脱开了。王杰希正想低头去看,没想到喻文州顺手就挽住了自己的胳膊,抬眼刚好遇上喻文州对自己无辜地眨了眨眼。忽略掉没有血气的唇色,王杰希多半会以为这时自家的这位又在耍些什么小聪明。


         出了医院的大门,等了十五分钟也没一辆出租车。王杰希去门口便利店的冰柜里买了瓶苏打水,一口气站在收银台前喝完了把玻璃瓶递给收银小哥麻烦他重新又倒了一些热水这才给了喻文州。喻文州在一旁笑他的操作骚,却还是把接过瓶子喝了两口揣回了兜里。


         “上来吧。”走过了还带着些喧嚣的大马路后,王杰希突然半蹲下来双手向后伸着,“走不动了,我背你回去。”


        “不怕被我压死?”喻文州看着他


         “就你这个分量省省吧。没几个街区就到了,快点回去睡觉。”


          喻文州倒是没怎么扭捏,往王杰希背上一趴便被人勾着腿腾空背了起来,出乎意料没有任何的踉跄。他把手虚搂在王杰希肩上,头则侧靠在自己的手臂上,王杰希走得很稳,甚至比之前牵着自己的走路速度还要快上一些。


         “这样背有没有顶着你胃难受?”王杰希把喻文州向上掂了一下,防止他掉下去。


         "没有,"喻文州略微抬起了些头看着前面街道上的点点商铺路灯说着,"反正难受要吐也是吐你身上。"


         "哦,那你吐吧,只要你自己不嫌恶心就行。"


         "你怎么这么猛,背着我走路都不带喘气的?"喻文州不怀好意地摸着王杰希的耳垂,"是不是每次跟老韩去健身房举重去了?"


         “我中学的时候曾经去少体校训练过,”王杰希又把人往上托了些,“负重跑,腿上手臂上都绑沙袋再去跑好几公里,那个时候才是真的累。”


        “我怎么着好歹也比沙袋累啊。”


        “可我又不爱沙袋。”


         喻文州一噎,随即搂的紧了一些。王杰希一点点升起的体温正透过薄衬衫接触着喻文州的皮肤。这个深夜,这条路上唯有他们两个人。


         “还好现在不是白天,没人看见。”


         “白天我就打车送你回去了。”王杰希说道,“不过那又怎么样。”


         “我不会让你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戳着脊梁骨骂变态,我会一直陪你走过剩下的所有余生。”


        

      


     


【谦肖】WAITING

# cp为方士谦×肖时钦注意避雷
# 没什么了,就是自娱自乐产物

        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肖时钦终于卸下了脸上所有的表情。没有力气再去迎合任何人,现在终于只剩下了自己。

        从美国回来经历了长途的飞行旅程,肖时钦终于到了武汉。这次他没回家,而是去了老宅。

        睡一张没睡过的床,用了父母摆在架子上的的洗发水,一侧身子就能闻到被褥上类似于贮在柜子里长久了的樟脑味道向来不喜欢这种味道。窗外是一种奇怪的灰色并非是往日难看的橘,手边的移动电源一闪一闪发着光,肖时钦突然有种很恍惚的感觉。

        阿普唑仑,帕罗西汀,还有方士谦寄的莫达非尼。那些打开包装的声音是每个深夜最刺耳也是最安静的声音。
 
       偏执,我心里有阴暗面。焦虑,我在意的有很多。 抑郁,我很难过很难过。

       可这些都无法说。

       "我丢了多巴胺,血清素和内啡肽。这证明什么? "再也快乐不起来了。

        压抑在胸口的难过,骨缝间的疼痛,呼吸不畅等等。。。

        当然,当然还有失眠。

        真是令人绝望,肖时钦一手靠着自己的额头想到。世界上自我了断的方式千千万万种,唯独自己选择了最难的那条——活下去。

        方士谦一直和自己日常处于一种微妙的相处平衡。毕竟肖时钦也清楚对方和自己相处的有多累。在那些消极能量的日子里,不用试图说些什么聊胜于无安慰的话。至少对于方士谦来说,这些无关紧要。

       "我知道你爱我,相信我,我也爱你。"

       "所以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我还有些悲伤没来得及消化。"
       

【全职】教师设定下的职业选手(18)

#开学一个月硬是过成了狗
#化学?化学是什么?
#体锻?不存在的

1    在9.2日的开学动员大会上,坐在下面的每一位都对台上冯校长慷慨激昂的激励陈词纷纷点头称是。
       "新学期要加油鸭!"
       以上来自戴妍琦9.1日的空间发言。
       9.7日时这条说说被转发过几十条。。。
       黄少天转发并说:"新学期,新自闭"
       肖时钦:"第一周刑满释放,再见。"
       喻文州:黄豆微笑
       孙翔:"别说学生了,我自己都快做不动引体向上了"
       袁柏清:"新学期扼住了我命运的咽喉"
       楚云秀:"别的不说,我就想知道什么时候能放寒假"

       #flag都是假的系列

2     新学期,新学年,新作妖。
       以上来自方士谦对于冯校长提出课间跑操一事的即时评价。
       来自学工部的温馨提示: 班主任也要下场监督陪跑。
       新接手小高一的肖时钦: 作为一个一千米要跑四分半的残废,我恐怕马上要GG了。
       魏琛很是一脸沉痛的拍肩表示赞同。
       喻文州看着在旁边笑得抽风的黄少天面无表情。
      "喂你好,学工部是吗?听说高三六班班主任手术请病假,这段时间麻烦您把少天调任当他们的临时班主任吧。"
      王杰希:"完全没问题。"
      穿着运动鞋站在一群高三男生中间的黄少天,把强颜欢笑写在脸上。
      "单方面宣布和喻文州这个混蛋分手三分钟。"

       哦,你问为什么老师们和同学们这么反对却依然要跑操。
        "因为我们都属于被压榨阶层。"林敬言一边系着跑鞋鞋带一边说道,"起义失败了安心跑吧,就当增强体魄了。"

3     当王杰希端着铝热实验的器材步履生风的从教学楼走廊走过的时候,高三学子向那个潇洒挺拔的背影投去了惊恐而又带着敬佩的目光。
       细数他从教多年来,做铝热实验的操作可知。
       炸过蒸发皿,用脚踩燃着的酒精棉球还能把脚烧着了,把坐在第一排同学的体恤给烧了个洞。
       毕竟优秀的老师就是有本事让不听课的学生只记住激动人心的画面。
       "不好意思,一个暑假不碰引爆,技术有点生疏了。"
       在王杰希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刚从文印室回来的李轩走进了第三化学专用教室,然后放下手上的灭火器转身离开了教室。
        王杰希:???
       
         在荣耀中学读化学真的好累,你碰到的可能就是喜欢这种一下子火光冲天搞爆炸的王杰希。也可能是"我现在要做个实验,但是我现在要违反实验规定而且应该不会成功"的李轩。也有可能是内向得不行,只能靠学程末学生评教系统才能沟通的高英杰。
       生活不易,化学选手叹气。

4   " 我的本我追求快乐原则,只想安安静静躺家里
       我的超我追求道德原则,叮嘱我一定要去上学
       我的自我最为现实,即使不那么愿意,也得踏上去学校的路。"某高三七班同学的pyq发言。
      
       喻文州回复:
       我的本我追求快乐原则,不想管英语不好好学的学生,我的超我追求严谨原则,叮嘱我一定要管英语不好好学的学生,我的自我最为现实,即使不那么愿意,也要好好收拾英语不好好学的学生。
    
       某同学:"输给喻老师了,我哭出声。"
      

5      "我去,你们看见叶老师体恤藏在领子下边的那个印子了吗。。"
        "那个是我们想象的那个东西,还是蚊子块。。啊?"
        "蚊子块的颜色不会这么深吧"
        "好像带着点深红色欸。"
     
        回到办公室的叶修,"不对劲啊,今天我课上睡觉的人少了不少。"
        闻言抬头的吴雪峰:"。。。呃"
        "你今天出门前照过镜子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
        "哦。。没事,你家那位园艺挺好的。。。"
       
       从卫生间出来洗手的叶修刚好看了眼镜子,随即陷入了雕塑状态。
       "我今天接沐橙一起回去苏沐秋你不用回家了今天。"

6    新一年高三物理班,又归肖时钦带。
      肖时钦在办公室一边躺尸一边跟王杰希吐槽 "高三+3怎么下午又又又又要托底了,一共30分有毛好托的,我还能托出个150分来么?"
      "毕竟30分,交大和上大的区别。"
      "那总归也考不出个零分来吧"
       "说不定的啊"
      肖时钦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办公室似乎沉默了许久。
       "。。。。快住口,算命先生"
      "哦"

7     "为什么叫姐妹染色单体呢,因为小姑娘总是会手拉手一起去厕所,难道你们见过两个男孩子一起手拉手去厕所的吗?"方士谦合上生物书对底下的一群懵懂少年说道,"所以不要问我这为什么叫姐妹染色单体不叫兄弟染色单体了。"

        端着电脑和书刚从生物教室出来的方士谦,迎面碰上两个互搂着肩有说有笑去厕所的男生。

       方士谦努力无视了背后的数道目光,十分坦然地走向办公室。

8      "为什么要减肥?"魏琛在学校广播卡路里的bgm中对正在批卷子的方世镜说道。
        "是是是,您八块腹肌怎么会需要减肥呢?"
        "就是啊,我已经这么帅了。稍微胖点给别人留点活路不好吗?"
         "对对对,你比吴彦祖还帅,荣耀吴彦祖就是你。"
        来交数学订正的数学课代表:老师你俩怎么肥四???

9      学工部
        唯一配备沙发的一间办公室。
        偶尔给王杰希用来跟学生作心理沟通时用,大部分情况被各种老拿来午休躺尸。
        后来因为地方不够。
        张新杰还自己出钱买了两把躺椅和抱枕。
        学工部从此正式改名为教师午休区。
       

10    肖时钦一觉睡到了早上七点半。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发现今天是周六,刚打算松口气继续睡他个半小时的时候。
        他突然意识到今天是国庆前换休的工作日。而且今天因为是周六所以没有宿舍是没有广播的。
        于是肖时钦被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

        五分钟从床上爬下来并洗漱完冲到教学楼的时候,刚好赶上自己第一节七点五十的物理a3。

        Fine,忘把眼镜从床上拿下来了。
       
         "同学们把练习册拿出来啊,今天我们讲作业。。。"

         以上就是肖老师今日为什么一头放荡不羁的头发还睁着一双茫然无措的大眼上完一节物理课的原因。
       
     

【喻黄】Renaissance(2)

# 一篇我自己都不知道要写什么的长篇
# 后半段貌似被屏蔽了系列


那只青花瓷花瓶始终占据着客厅的一角,花瓶上装饰着在黄少天看来是难看至极的图案,它在家里已经传大概几代了,但说实话谁也不喜欢它。好几次黄少天都冲动地想把它扔到地上摔个粉碎,然后把那些细小、极为珍贵的碎片扔到楼道里的垃圾箱里,和草稿纸、用过的餐巾纸以及厨房里用完的瓶子混杂在一起丢到楼道的垃圾箱里。在他家负责打扫卫生多年的保姆已经变得越来越细致,因为母亲都非常注重细节,甚至有点洁癖。

         当她第一次出现在家里时,黄少天还只有六岁,他就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这个女人。她弯下腰,惊讶地看着他。“多漂亮的孩子呀,”她对黄少天说,一手搭上了孩子的头顶。黄少天闭紧了嘴,为的是不让自己说出那个“不”字来,她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掐起了他一绺浅色的头发,就像是掐着一小片丝绸似的,然后她放开手,让头发垂落下来。她不敢相信头发可以这般柔软,还是一个男孩子的头发。

       喻文州脱T恤的时候屏住了呼吸,一时间他除了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能做。洗脸池上方的镜子映出了他的身影,淡色的条状新生肌肤一道道覆盖在肋骨的下侧。

       这时有人在敲洗手间的门。
       "喻文州,你好了吗。磨磨蹭蹭地要等到什么时候?"父亲讨厌的声音从磨砂玻璃门外传来。

       喻文州没有作声,他把脱了一半的体恤又放了下来。

       "喻文州你在不在里面?"父亲叫他。

        被一个同性亲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在今天喻文州感受到了。黄少天是第一个用舌头亲吻他的人。说实话,他的接吻技术并不好,舌头机械地绕着喻文州的舌头顺时针转了三圈,然后才微微松开下意识摁紧喻文州后颈的手。仅仅是一句玩笑,仅仅是想从一个人的嘴唇上体会真正的亲吻。

       "喻文州,你听见了吗?"父亲的嗓门更大了,"吃晚饭了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就来。"

       生物课上,在那个设于实验楼顶楼的实验室里。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看着喻文州剪除一个牛蛙的大脑,为了证明脊髓的功能,他得把这个碍事的部位去掉。黄少天很想摸一摸喻文州那双手。他想知道,这样做是否会让自己大脑里的某些东西像冰块那样融掉。

        他们坐的很近,两个人都把小臂支在实验台上,烧杯试管和清洗池把他们与其他同学隔开。

        喻文州聚精会神地做着实验,周围的嘈杂和女生的尖叫似乎皆与他无关。他不喜欢理科,所以也不喜欢生物,却仍然为了课程来进行这项实验。有机物质是如此龌龊又充满缺陷,令他难以理解。手上这个挣扎的生物除了让他有些恶心以外,并没有引起他别的什么感觉。

        他把那个没有大脑的牛蛙挂在了铁架台上。"盐酸。"他说道。

       "你这个人有点可怕。"黄少天把试剂瓶递给他的时候,带上了些肌肤接触,"我一点都不怀疑你对别的生物也会这个样子。你一定很适合学医,以后每天对那些小兔子小老鼠也这样面无表情地给手起刀落了。"

       喻文州笑了笑,"我哪有你说的那么残忍。学医没什么不好的,毕竟治病救人也是伟大职业 "

       空气中漂浮着一些极为细小的乙醇分子。被贴了酸性纸片的牛蛙做着无谓的搔扒反射。喻文州和黄少天这组最先完成了实验,黄少天溜到别的组帮忙去了。喻文州只是看着后面的那一排福尔马林罐,那里盛放着各种动物的胚胎和四肢。

【谦肖】 Truth

# cp为方士谦×肖时钦注意避雷
#  均为私设




        已经很久没有人再尝试过进入他那幽暗的内心世界了。当方士谦不小心把目光落在肖时钦那伤痕累累的手臂上时,就会回想起那些夜不能寐的日子。

        方士谦曾整夜在家中仔细察看,四下找寻漏网的尖锐物品,然后服下大把的安眠药,睡在沙发上。因为肖时钦经常会表现自己想要独处的愿望。在那样夜晚,似乎只有清晨的到来才能带来些许希望,肖时钦听着客厅传来的钟声,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计算着时间。

    照片    肖时钦退役后仍然从事着和荣耀有关的事情,只是不同于职业选手更偏向于管理层一级的工作。他现在和喻文州是同事。

         胸闷,从心底泛上来的不愉快甚至还夹杂着烦躁。透不上气,突如其来的想死念头,逐渐加剧的躯体化障碍。肖时钦摸了摸自己的脸,正碰上一滴眼泪沿着先前的泪痕滑落。身处在一个空间 ,而这个空间正在慢慢的崩塌里面的物体也慢慢崩塌,碎片慢慢的飘离本体似乎会感觉看到了一种绝望,也并非绝望只是原本就生在一个崩塌的空间里。

        擅自断药一周的副作用吧,肖时钦想着。他下床打算倒些水然后翻出药来,于是他端起玻璃杯向厨房走去。

         肖时钦今晚睡觉忘记摘了戒指,他一般把戒指戴在中指上,这样可以杜绝不少舆论风向更何况他的私生活一向也掩藏的很好。他把戒指摘下放在水斗边上,接着打开水龙头准备清洗杯子。

       玻璃破碎的同时那枚小的金属物件不小心滑落进了池子,顺着水流往下水道冲去。肖时钦下意识去够,却被碎玻璃沿着小臂划开一长条口子,一下子贯穿之前所有横向伤口的新伤。

        算了,明天找管道工吧肖时钦如此想着。他拖着那条有些沉重手臂,重新走出了厨房。他脱下身上的居家服,换上了t恤和工装裤。血迹蹭得到处都是,但肖时钦并没有理这些。他甚至没有慌乱,即使那条伤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外冒血。如果是方士谦看到这一片慌乱大概是会疯的吧。

      肖时钦电调了一辆出租车,为了不弄脏司机的白色车座,他拿了一条浴巾裹在手臂上。由于血小板的凝血作用,血开始渗得慢了。与此同时,靠在车窗上的他开始觉得有些头晕缺氧。

      高架上的灯随着车辆的行进,忽明忽暗映在肖时钦的眼睑上,即使闭着眼也能感受到。车载电台悠悠地放着一些深夜电台。

     每晚躺下时像从海面坠落到海底,清晨阳光漂浮在眼前却不想伸手去触碰,渐渐习惯去吃药物而不看它的说明书。

       黑暗的屏幕闪起了消息提醒 ,肖时钦懒得点开消息去回复。但至少他发现这世上好歹还是有那么一个人在等自己。

        哪怕他在阳光下的阴影中。

        「没繁花红毯的少年时代里,若不是他我怎么走过籍籍无名」

       
      

【全职】 教师设定下的职业选手(17)

# 明天就开学了哭辽
# 看了我女神老师的空间和朋友圈发现她的心情跟我一模一样
#我这种不谈恋爱又不考年纪第一的咸鱼,在这个学校有什么意义

1   上了一个学期的班,暑假无疑对老师们来说也是一大放松机会。
     尤其对于那些既不用带孩子,又不用照顾爹娘的夫夫来说。
     与喻文州这种平时大多数只看不发的朋友圈使用者来说,黄少天简直是个相反的极端。
     盘点黄老师关于世界杯的朋友圈,总共57条,吐槽的占30条,电视屏幕占16条,晒喻文州晚上做的宵夜有七条,三条直播喻文州空调房泡脚,一条喻文州在沙发上睡着时候头埋在抱枕里的颜。
     叶修: 知道你有喻文州了,但别大半夜放毒行吗??

     周泽楷,整个去呼和浩特旅游途中就拍了一张火车上的照片,是一张玩偶靠在车窗上的图片。配字为:乔治今天也很开森。
     同学们不仅发现自己的周老师是个社会人还从车窗的倒影里扣出了正在玩手机的江波涛身影。
     论拥有老师微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被朋友圈秀瞎的体验。

2   方家的这些兄弟趁着暑假也回了趟家。
     方世镜家的女儿作为全家第三代唯一的姑娘,简直是团宠般的存在,剩下的就是方明华家的两个男孩子,上蹿下跳妥妥的精神旺盛典范。
     方锐对正在洗水果的方明华道,"你家这两个小朋友能不能打啊,太皮了啊这是。方士谦都管不住,还揪小姑娘辫子。"
   "我老婆要是不在家你就打吧"方明华头也不抬道,"我早就想揍了。"
   "好嘞!"
   还没等方锐吃完刚顺来的水果,客厅里就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看起来不用你,学才大概先动手了。"方明华随手把果篮拎起来抖了抖说道, "哦对了跟大伯说一声我晚上医院值夜班不用给我留门了啊。真是羡慕你们这些有暑假的人啧啧。"

3    暑假热播宫斗剧yxgl自然没有逃过楚云秀苏沐橙的眼,但是她们还拉上了戴妍琦。
       于是戴妍琦每天在家就是各种追剧的日常。
       "皇上既然希望我们贤良淑德,又要美貌出众,又要简朴持家,又要有勇往直前的勇气。他这要的是女人还是神人啊。"

       坐在旁边帮戴妍琦把西瓜削块的肖时钦:  "他这要的是班主任。"
      戴妍琦:"???"

4   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个大龄少年在家瘫了两个礼拜后,决定要锻炼身体。
     但王杰希对于晨跑夜跑这种事是坚决抵制绝对反抗的。
    "怎么这么多事儿,你直接上淘宝买两个能在家里锻炼的那种小器械不就行了?"
      于是王杰希两天后就收到了一个快递,里面打开是个盒子。
     健身之宝,保定铁球
     方士谦: 45度仰望角.jpg
     "方士谦你过来,我保证不逼你带两个核桃出门你给我过来。"
     新生提问: 为什么学工部的王杰希老师每次监督年级大会时手上总拿着两个球玩,是地主家有余粮了吗(吃瓜.jpg)

5    "啊,文州我不要开学。。。。"
      "那就不去上班了嗯。"
      "哦对哦,我已经不是学生了。我在说什么东西。。"
      "可我也不想上班,上班好累啊。而且就不能天天晚上跟你这样抱着。我不想上班,上班还要早起,学校的床一点都不舒服,我也不想一个人住家里啊啊啊啊好烦!" 不定期上线的撒娇黄少天此刻正半抱在喻文州身上哼哼唧唧道。
       "没事啊我们还有双休日和节假日"喻文州显然还没睡醒,闭着眼抬手把指尖顺入对方睡得蓬乱的发梢间,"乖,想想今天早上吃什么?"
       "我们去喝早茶吧,好久没去了。趁假期还没结束。就四川路天潼路那里那个新亚那里。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有点饿,你快点起来啊!喂,喻文州别睡了啊!!"

6   "啊——上个p的班!!!"正在理东西的张佳乐突然爆发出了一声仰天长啸。
      "那别上了呗。"孙哲平靠着门框看着坐地上收拾东西的张佳乐说道。
      "那老子回云南种蘑菇去啊,滚。"张佳乐把教案放进文件袋里。
      "不种也行,我养你不就得了"
      "你哪凉快哪待着去,搞得像我被你包养一样。"张佳乐嫌弃地摆了摆手同时把衣服叠好放进行李箱一边碎碎念说道,"算了算了,学校至少还有空调食堂也很好吃小卖部也便宜。。。"
      孙哲平:"。。。"

7    "我不要过住学校早上六点半起的日子,审生活到底要对我这个小男孩做什么啊!"肖时钦死死扒着沙发说道,"我已经受够那三年了啊——"
        "我不要批作业,我不要出卷子,我不要考试。"肖时钦陷入了自我放弃模式。
       "诶,为什么不要考试啊?"端着奶茶蹲在肖时钦边上的戴妍琦乖宝宝问道。
       "你看我对于奖金这种东西有奢望吗?"肖时钦腾出一只手扶了把眼镜说道。

8   "明天正式开学了。"韩文清撕下一张日历说道。
     张新杰合上手中的书说道,"回去带高一了。"
     "新学期,新开始了啊。"